更好地服务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外话语体系的建构与传播-深圳资讯
点击关闭

理念智库-更好地服务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外话语体系的建构与传播-深圳资讯

  • 时间:

民警电话遭停机

四是缺乏制定國際規則的經驗,在全球治理中還沒有構建起自己的話語體系,這是我國提升國際話語權所面臨的嚴峻挑戰。建立在國家安全基礎上的對外傳播話語體系,是新時代亟需解決的重大課題。

對外翻譯是融通中國話語和國際話語的「轉換器」,是構建對外話語體系的「最後一公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在西方的影響力和傳播效果如何,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能否塑造對他們來說有吸引力的對外話語表達,用外國人能聽得懂且可以深入人心的話語,來講述中國的智慧理念。因此,中國需要加大具體敘述,盡量避免使用模糊概念,以此來加深和提高西方人民對中國文化理念的理解力和接受力。在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話語建構中,我們需要把體現中國元素的話語理念和符合國際傳播規律的表達方式結合起來,激發中外共鳴,形成一套科學的、準確的、有效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對外翻譯體系,更好地服務人類命運共同體對外話語體系的建構與傳播。

【思享家】構建對外話語體系,更好傳播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

之所以產生這種認知上的質疑和曲解,首先是因為東西方文明的衝突。殖民主義全球擴張的歷史經歷使得在這種背景下成長起來的西方民眾,難以理解根植于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和而不同」的理念,因此,對於不同文明的溝通理解和多元共存並沒有達成廣泛的一致。正是這種「自欺欺人的文明自負」加重了西方社會對中國「和合」文化的負面情緒,也從側面體現出我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對外話語權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人類命運共同體對外話語體系建構必須以具有廣泛影響力的高端思想交流平台為基礎,打造高品質的、可持續的、具有引領性的研究成果,影響世界各國執政精英對於中國方案的認同與接受。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一直是英美多家知名智庫的關注熱點,如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亞當 斯密研究所、歐洲改革中心、政策研究中心等英國重要智庫的研究成果,對人類命運共同體形成全球性共識和全面推進,產生了關鍵性的影響。基於此,中國更有責任和義務,加大研究投入力度,更加權威客觀地向世界解讀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以學術實力和學術成果說話,不斷增強意識形態領域主導權和話語權,進而建立起引領性研究體系。我們需要儘快實現與英國、美國等高端智庫的「互聯互通」「信息共享」和「成果共享」,在學術舞台上展示中國智慧,講好中國故事,真正擔當起一個智庫大國的責任。

三、對外話語體系的思想支撐——打造高端智庫平台

四、對外話語體系的安全支撐——參与全球治理體系建設

一、對外話語體系的交流支撐——構建有吸引力的對外翻譯

中國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倡導者,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實踐的建設者,更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立場的捍衛者。作為崛起中的大國,中國必須打破西方國家的話語壟斷,變被動應對為主動塑造,積極爭取話語權,以更加積極的態度和更加有效的方式介入到國際組織的管理活動和國際遊戲規則的構建,積极參与全球治理體系的改革和建設,用中國的話語解讀中國智慧和貢獻中國力量,讓世界知曉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宗旨是實現包括中國人民在內的世界最廣大人民的切身利益,從而使國際社會正確認識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打破西方國家對中國的種種歪曲和誤讀,最終以促進國際社會話語體系的公平與正義。

國際話語體系需要中國的融入和參与。中國必須加快構建起一套成熟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對外話語體系,與世界各國一道在未來建立一套公平、正義且符合大多數國家利益的國際話語新秩序,一道為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而努力。

二、對外話語體系的學術支撐——實現術語的創新表達

針對上述問題,筆者認為,必須進一步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對外話語體系的構建與譯介傳播。

黨的十八大明確提出要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在國際社會引發了熱烈迴響,掀起了國外學者研究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熱潮,研究的廣度和深度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拓展。但是,由於主體身份、文化背景、價值取向、利益訴求、意識形態等諸多差異,國際社會對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認知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差異。其中,絕大多數國際智庫學者對於該理念的科學性和創新性給予了極大的肯定,認為它是消除貧困,促進經濟發展,維護世界和平的一劑濟世良方。與此同時,某些國家的過度解讀和質疑之聲也逐漸浮出水面,該理念甚至遭受話語強勢的西方媒體的污名化傳播。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對外話語體系,首先必須具有國際視野,要不斷加強中華傳統文化與世界其他國家文明成果的交往和互通,豐富人類命運共同體對外話語體系的內涵。其次要勇於創新概念和術語的表達,凝練出中西方都能接受和理解的概念術語表達,以此來激活世界文明中的文化活性,幫助西方人民更好接受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第三要以中國學界的學術成果和研究積淀為支撐,在理論研究中升華出新的術語和規範,與國際學術研究成果接軌,為創建新的對外話語體系提供堅實的理論基礎。

三是中國智庫在構建對外話語體系方面缺乏引領性概念和源發性觀點,國際合作方面與西方權威智庫機構缺乏互聯互通,在國際社會上的傳播影響力不足。

二是學術話語尚未形成體系。建構融通中外的話語體系,需要以新概念、新範疇、新表述來向世界解讀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中的標識性概念和核心話語,這是一個龐大而艱巨的系統工程,是中國學術界的精英學者們責無旁貸的歷史重任。

其次是因為國家之間利益的衝突。中國經濟的騰飛、綜合國力的增強讓稱霸兩個世紀的西方大國感到驚訝和恐慌,更讓其稱霸全球的特權地位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和挑戰。由此,「天下大同」被荒唐地曲解為「中國將再次統治『天下』」,用西方的「普世價值」綁架中國的「共同價值」。同時,憑藉著強大的全球傳播網絡,西方國家極力強化話語霸權,肆意散布「中國威脅論」「中國傲慢論」等,主導着國際話語導向,導致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國際話語理念傳播面臨嚴峻挑戰。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落後就要挨打,失語就要挨罵。」一語道破其中的癥結所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貢獻給世界的「大國智慧」「大國方案」,更需要「大國話語」來為其保駕護航,但是,目前我國對外話語體系建設與傳播中還存在着一些不足,具體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一是固守既有傳播思維,缺乏創新性話語表達。難以與受眾相融的話語表述,容易造成「對牛彈琴」的對外傳播效果,缺乏吸引力,給國際社會造成刻板印象,從而帶來負面作用,不僅削弱了對外宣傳的功效,而且還損害了中國話語體系的聲譽。

今日关键词:许魏洲工作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