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3跨度怎么算-打字练习游戏-上海写字楼新闻
点击关闭

空间投资-WeWork接收软银20亿美元投资-上海写字楼新闻

  • 时间:

雄安新区挂牌土地

2虧損難改,IPO夢碎從投資產出來看,WeWork2018年營收18.22億美元,凈虧損19.27億美元,2017年營收入為8.86億美元,凈虧損9.33億美元。2019年上半年,凈虧損9.05億美元,同比增長25%。

在強勢資本的推波助瀾下,WeWork開始了閃電式擴張,定下了「比原來計劃的大10倍」的願景。有數十億資本的加持,WeWork歷時9年足跡遍布全球29個國家,111座城市,共計528個業務點。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地產資管參考。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作為最大股東的軟銀前後共計投資106.5億美元,一但WeWork成功以100億美元流血上市,即便能夠得到部分股份補償,軟銀也難逃巨額虧損的境地。

雖WeWork一直處於虧損狀態,但營收也是漲勢顯著,僅2019年上半年營收15.35億美元,環比增長近一倍。共享辦公前景看似依舊良好,但投資人投資決策已恢復理性,未經盈利證明的商業模式是否能再被資本接受猶不可知,WeWork前途尚不明朗。

10月2日,WeWork新任首席執行官發佈聲明表示其核心業務基本面依舊強勁,未來也將集中精力專註于核心業務。

最終在閃電式擴張、戰略失誤等問題的直接推動下,投資者對WeWork的前景逐漸失去信心,估值一降再降,最終難以接受流血上市的軟銀集團聯合其他投資方迫使WeWork撤回招股書,暫中止IPO計劃。

為降低損失風險,軟銀聯合其他投資方對WeWork創始人諾依曼施壓,這場聲勢浩大的上市風波,最終以創始人下台、IPO中斷慘淡收場。

為了降低租賃成本,WeWork選擇了一條偏離公司戰略的道路——購置辦公大樓,毫無預兆的轉向了重資產運營航道。隨着WeWork更名We Company,更進一步表明向共享辦公領域外擴張業務決心,而後更是收購了多家從事房間預定軟件、物理空間分析等房地產相關領域公司,成為了一家隱藏在科技公司外衣下的地產公司。

長期持續增長的虧損給WeWork帶來更多質疑,兩家知名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和惠譽評級分別給出B級和BB-級評級。而就在WeCompany撤回IPO后,惠譽評級再次下調對其評級至CCC+,展望也由穩定轉為負面。

但僅數月之後,投資者對其態度一改以往的熱情,WeWork估值持續下行,7月WeWork 收到兩份報價,對應的估值分別僅為為261和231億美元,腰斬似已成定局。隨後下行勢頭不減,截止當前估值已跌至100-150億美元,較初期的輝煌估值縮水近7成。

3風雲再起:共享辦公依舊強勁

從WeWork的招股書來看,公司大部分的資金用於空間運營支出,10到15年的租賃費用無法適應經濟環境變化,租賃風險較高。WeWork採取靈活租用模式,企業進出靈活,但受經濟環境衝擊中小企業量縮減,辦公空間出租率隨之下滑,WeWork簽訂的長期租用辦公空間費用難以回收,進一步加劇了企業虧損情況。

IPO8月14日,聯合辦公品牌WeWork向SEC正式提交了IPO招股書,目標籌集10億美金。10月1日,WeWork母公司WeCompany正式撤回美國上市申請,推遲年內上市計劃。

1估值驟降:從風光無限到跌下神壇

WeWork上市計劃雖然擱淺,而此前軟銀已經許諾提供WeWork15億美元的融資,如今也在考慮繼續提供其額外10億美元的資金支持,軟銀的燒錢之路似乎將繼續下去。

瘋狂的擴張為Wework提供了更多的會員,也帶動了營收的增長,但隨着全球經濟環境越發低迷,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難以為繼,共享辦公的客源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2019年初,WeWork接收軟銀20億美元投資,估值一時高達470億美元,成為全美估值最高的創業公司,同時積極籌劃年內上市。

今日关键词:武汉军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