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霍顿此事-那他的队友莎娜⋅杰克也是一个“嗑药作弊者”了-深圳最新新闻

  • 时间:

护士刺死闺蜜死缓

澳大利亞體育反興奮劑機構(ASADA)的一名前負責人也在個人的賬號上進一步抨擊了澳大利亞泳協,質問澳大利亞泳協為何要在6月26日就已經知道莎娜⋅傑克藥檢不過關的情況下,仍讓她對外宣稱自己只是「因為個人原因卻缺席比賽」。

曾宣稱因「個人原因」而缺席了此次韓國光州世錦賽的澳大利亞游泳隊金牌得主莎娜⋅傑克(Shayna Jack),昨日卻被一家澳大利亞媒體曝出她是因為葯檢沒有通過,才未能前來參賽。

澳大利亞的主流大報《澳大利亞人報》也是直接在標題中感嘆說:莎娜⋅傑克被葯檢陽性是一個純粹的災難。該報也同樣表示此事已經把霍頓逼到了一個角落裡,因為按照他此前對孫楊是「嗑藥作弊者」的嚴格定義,那他的隊友莎娜⋅傑克也是一個「嗑藥作弊者」了。

公開資料顯示,當時薩曼塔⋅賴利一方給出的說法是她為了治病「不慎誤服」。澳大利亞泳協也因此沒有對她做出任何禁賽處罰,只是給了一個「警告」。

「澳大利亞已經成為世界體壇的笑柄了」,澳大利亞主流新聞網站News.com.au這樣在其標題中寫到。

▲圖為薩曼塔⋅賴利但對於中國網民來說,澳大利亞的這種做法就更加「雙標」了。

這則貼文也被幾名關注此事的澳大利亞的記者進行了轉發,因為他們同樣不理解為何澳大利亞泳協要撒這個謊。

該媒體稱,其實澳大利亞泳協早在6月26日就知道澳大利亞金牌選手莎娜⋅傑克藥檢沒過關的事情,卻對包括自己隊員在內的全世界進行隱瞞,害得在韓國光州的世錦賽上對中國的孫楊發難的霍頓以及整個澳大利亞泳協,都成為了全世界的笑柄。

不過,不少澳大利亞媒體卻已經開始與莎娜⋅傑克「切割」了。

目前,她被檢出服用禁藥的事情已被澳大利亞游泳協會確認,但該協會也表示調查還在進行中。

《澳大利亞人報》指出,澳大利亞泳協其實有這種給自己葯檢不合格的運動員「開脫」的傳統,比如90年代澳大利亞的奧運游泳冠軍薩曼塔⋅賴利(Samantha Riley)在1996年被查出服用禁藥當時,澳大利亞泳協就支持了她。

目前,從澳大利亞媒體的最新報道來看,澳大利亞泳協似乎也在配合這種給莎娜⋅傑克開脫的套路:即一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宣稱這件讓澳大利亞在全世界面前丟人的事情是泳協的管理失誤,應該及早對外界通報,不該讓其他隊員蒙在鼓裡;一邊則強調在案情明確前,莎娜⋅傑克應該享有「無罪推論」的待遇。

就連此前一直把孫楊稱作「嗑藥作弊者」的澳大利亞《星期日電訊報》,在此事發生后也不得不扭扭捏捏地在其社評中寫道:如果莎娜⋅傑克「被證明有罪」,「就像中國的嗑藥作弊者孫楊一樣,她也應該承擔起隨之而來的懲罰。」

當然,也有一些澳大利亞人在想辦法為這個澳大利亞的「嗑藥作弊者」開脫,宣稱她的案子現在還沒有確定,所以對她進行「無罪推定」,至於真正有罪的則是「掩蓋此事」的澳大利亞泳協。

所以,如果澳大利亞泳協以及霍頓等隊員要證明自己不是一群「偽君子」的話,要麼立刻明確地告訴澳大利亞人她們也是「嗑藥的作弊者」,要麼收回之前對孫楊的「私自定罪」,並向孫楊道歉。

畢竟,孫楊的案子本身也在「調查之中」,孫楊一方更要求9月的聽證會全程公開,以還其清白。(詳情:孫楊發聲明!)可澳大利亞泳協以及霍頓等澳大利亞運動員,卻沒有像對待莎娜⋅傑克那樣給予孫楊「無罪推論」的待遇,而是直接就將他定性為「嗑藥的作弊者」了。

否則,澳大利亞泳協以及霍頓之流在賽場內外針對孫楊的種種「行為藝術」,就正好成為了西方「雙重標準」惡臭的強力佐證,也是這些「偽君子」在世界舞台上表演的又一出笑柄。

至於澳大利亞泳協給出的調查一名葯檢不合格的運動員的過程需要(在有明確結論前)「保密」的說辭,這名前負責人認為如果真有這樣的規定,則應該立刻修改,不能隱瞞。

一些澳大利亞的民族主義「鍵盤俠」更是要求澳大利亞泳協繼續支持莎娜⋅傑克,並讓包括中國在內的全世界都對這件事情「滾遠點」。

今日关键词:叶诗文晋级决赛